建立中国失踪儿童预警体系!建立领养子女DNA资料库!

寻人启事网站总站 加入收藏 关于我们 站长信箱

    主  页 寻子扑克 寻亲扑克 服务范围 本站资讯 网友评论 爱心榜 联系我们 留言板    
扑克(三)
发布时间: 2008-04-16 0:55:50 被阅览数: 54342 次 来源: 凡一平 小说
文字 〖 自动滚屏(右键暂停)


  王新云在看地图,他要在地图上找到扑克牌上写明的地址:广西都安县菁盛乡内曹村乜鸡屯。这是他前行的目的地。但是他在地图上广西的区域里只找到“都安”和“菁盛”的名字。“内曹”呢?“乜鸡”呢?王新云找了半天,也没有找到。它们成了被世界忽略或遗忘的村落,因为它们太小了,无关紧要。但是现在对王新云来说,天大地大,不如内曹村大,不如乜鸡屯大,因为内曹村乜鸡屯是生他的地方,是他过去不知道也就谈不上记得的地方。他连自己是哪个省份的人都不知道。他要是知道,也不会过了十九年,才踏上回家的路。但是找到“菁盛”就够了,只要到了菁盛,内曹村乜鸡屯就不会太远。
  出租车驶进山区。窗外的山扑入王新云的眼帘,它们在王新云的脑海中翻滚,在王新云的记忆里旋转。王新云看见一辆拖拉机迎面驶来,拖拉机上坐着五岁的韦三虎。
  韦三虎仍然是很兴奋。他兴奋的原因除了车子坐得还不过瘾,还有越来越开阔的田地,更密集更高的房子。拖拉机驶进平原地区,把群山抛在了后面。后来连山影也望不见了,韦三虎才想起在等他的父亲。他对戴草帽的叔叔说,我要回去。戴草帽的叔叔说,不急,我带你到城里,给你买枪后,再送你回去。韦三虎说不。戴草帽的叔叔说城里才有电视看,你不想看电视吗?韦三虎就不吭声了。戴草帽的叔叔这时候摘下草帽,变成了大头叔叔,因为他的头有南瓜那么大。
  韦三虎进城了。这已经是晚上,城里那么亮的灯着实让韦三虎炫目。在吃了饭后,大头叔叔果然带韦三虎看电视了。那是在一家旅店的厅堂里,已经挤着许多看电视的人。大头叔叔把韦三虎扛在肩上,让韦三虎的视线,越过许多人的头,直接投到电视上。电视里的影像瞬间便让韦三虎着迷,假如大头叔叔现在要带他回家,他是一定不答应的。
  韦三虎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已经在一辆更宽更长的车上。长车在奔跑。大头叔叔笑吟吟对他说这是火车。韦三虎好奇地看了一会儿车里,又好奇地看了一会儿窗外,突然想起什么,惊叫一声,阿爸!大头叔叔说我这就是带你去见你阿爸呀。韦三虎渐渐觉察到来时不是这样的路,也不是坐这样的车,意识到不对,慌张地跳下座位,要跑,被大头叔叔抓住。韦三虎哭了起来,我要阿爸!大头叔叔这时拿出一把枪,在韦三虎眼前亮相,还朝着窗外嘟嘟射击。韦三虎被这把枪吸引住了。大头叔叔说不要哭,不要闹,就把枪给你。韦三虎静默,大头叔叔就把枪给了他。这是一支玩具冲锋枪,但是在韦三虎的世界里,就是一把真枪。
  有了枪的韦三虎如虎添翼,他重新亢奋起来,把窗外飞驰而过的房舍、牲畜和行人,都当成了碉堡和敌人。他到底摧毁、消灭了多少碉堡和敌人,根本就没法数,只知道不停地射击。他在铁道线上昼夜射杀,成了这辆奔驰中的列车最英勇顽强的卫士。
  这个保卫列车的小孩,最终却保护不了自己。
  韦三虎又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已经不在火车上,而是荒郊野岭。他伏在一个人的背上,发现背他的人头好小,肯定不是大头叔叔。荒郊野岭只有他和背他的人,大头叔叔哪里去了?韦三虎挣扎着从那人的背上下来。那人转身,韦三虎发现自己的冲锋枪竟挂在那人的胸前。他第一个念头就是把枪夺回来。但是没等他动作,那人已经把枪取下来,还给了他。韦三虎拿了枪后便跑,那人也不追,只是在他身后步行。韦三虎跑了很远,一条河流挡住了他的去路。他在河边进退两难。先前背他的人到来了,这是个模样比父亲大个子比父亲小的男人,不像是坏人,但韦三虎还是把冲锋枪对准了他。那人竟然双手举起,投降的样子。接下来,韦三虎反而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了。那人慢慢把手放了下来,然后坐在土坎上,掏出烟袋来,卷烟抽。他边抽烟边看着韦三虎,很中意的样子。
  韦三虎说,我要阿爸。
  那人说,我就是你阿爸。
  你不是我阿爸!
  从今天起,我就是你阿爸。
  不是!韦三虎说,你问给我买枪的叔叔,你不是我阿爸!
  那人说,你叔叔已经把你卖给我,做我儿子了,我就是你阿爸。
  韦三虎的脑袋嗡地炸了一下,冲锋枪的枪口胡乱地指着天上,又指着地下。他慌不择路地逃,但这回是那人挡住了他,还拦腰把他抱起,往河里走。这条河并不深,最深的地方只没到那人的屁股。韦三虎俯身在那人的腋窝下,脸和河面贴得很近,那人就把他竖抱起来,继续往对岸走。到了对岸,那人把他放下,摁着他的两肩,瞪着他说,你再跑,狼就把你吃了!韦三虎是第一次听说狼,因为他家那里没有狼。虽然是第一次听说,韦三虎却很害怕,他不想被狼吃了。
  那人见韦三虎害怕,摸了摸韦三虎的脸,说我是买你来做我儿子的,我不会害你。我姓陈,从今天起你就跟我姓陈,名字等到家我就找人给你起,按我们陈家辈分排班给你起。
  韦三虎抹着眼泪,说我要回家。
  那人就说,好,那我们回家。来,爸爸背你回家。
  那人强行背起韦三虎,往岸上的竹林走。走进竹林,又穿过竹林,前方便出现一个村落。这个村的房子比韦三虎家村子的房子多,地也比韦三虎家村子的地宽。韦三虎在那人背上,听那人对脚边的一块地说,这是我们家的地。然后那人看着附近的一所房子,说喏,那是我们家的房子。
  韦三虎从那人的背后,看见房子越来越近。还有十几步的时候,一个女人从房子里跑了出来,看看男人背着的小孩,看看背着小孩的男人,把他们迎进房子。女人协助男人把孩子放下,然后从水缸里舀了两碗水,一碗给小孩,一碗给男人。男人喝完水,才发现孩子没喝。他对孩子说,儿子,这就是你的家。然后他指着在一旁正端详孩子的女人,说,这是你妈。
  韦三虎不喝不吃,也不说话,坚持了好几天。那几天里,他偷偷听到女人问她丈夫,这孩子多少钱买的?丈夫说六千。女人说,你肯定这孩子不是哑巴?丈夫说,他都跟我说过话了,还灵醒得很昵。女人说,那就值。丈夫说,你可把他给我看严了,别让他跑喽。女人说我把他拴起来,锁上锁,他就跑不了。丈夫说,也不能拴他一辈子呀,咱们是养儿子,又不是养狗。女人说,他什么时候叫我妈,叫你爸,我就不拴他。女人说做就做,她跑去娘家要了一条锁链,这锁链原本是拴船的,现在要拴买来的儿子。女人拿着锁链走进里屋,一愣。她发现孩子虽然睡着,但是床边放了好几天的饭菜,已经吃光了。女人没有趁孩子睡着把他锁住。孩子醒来后,自己走去水缸边舀水喝,回头一把鼻涕一把泪,对男人女人说,爸,妈。
  女人就把锁链藏了起来。
  韦三虎变得格外地听话和顺从,因为只有这样,花了钱买他做儿子的男人和女人才会放松对他的监管。他才有机会跑出去,回自己真正的家,和自己亲亲的父亲、母亲、哥哥在一起。
  韦三虎回家的计划,过了十九年,才得以实现。
  二十四岁的韦三虎泪眼婆娑,望着家乡。他确信已经在家乡的土地上了,准确地说,他已经进入都安县境内,并且家的方位已经锁定,范围也越来越小。这是地图和扑克牌标明了的,他只要按着地图和扑克牌指引的路走,就能到家。那是韦三虎的家,可我现在还叫王新云,我能叫回韦三虎吗?叫王新云的韦三虎想。
  出租车开到菁盛。站在菁盛的集市上,王新云已经看不到和记忆里相对应或吻合的房子、店铺和路面。这里的一切都已经翻新。但是王新云能感觉到,他现在站着的地方,就是当年父亲卖猪的地方,也是他被拐卖的起点。那么,内曹村乜鸡屯往哪个方向走呢?乜鸡屯的房子,哪座又是我的家?乜鸡屯的人,哪一个是我的父亲?哪一个是我的母亲?他们肯定已经变得我不认识了。扑克牌上写的联系人韦元恩,是不是就是我的父亲?
  弄清这些问题,对当记者的王新云来说并不难。他走进菁盛乡派出所,给值班的警察递了张名片。值班警察看了名片,又紧张又热情,不知道这个外省来的记者究竟想采访什么或曝光什么。

 

 

点击下面的按钮,分享本页信息:


上两条同类信息:
  • 扑克(二)
  • 扑克(一)

  •  媒体报道
     视频播报 
     网友评论
     公益活动

    版权所有 © 2006-2014 沈浩寻人网站

    服务热线:13955003997 通信地址:安徽省滁州市丰乐路农科巷5号 邮政编码:239000

    客服QQ:87002220

    本站法律顾问:安徽奇胜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胡野

    皖ICP备05001381号

    建站时间:2006年10月10日  本次版面更新:2014年06月01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