建立中国失踪儿童预警体系!建立领养子女DNA资料库!

寻人启事网站总站 加入收藏 关于我们 站长信箱

    主  页 寻子扑克 寻亲扑克 服务范围 本站资讯 网友评论 爱心榜 联系我们 留言板    
扑克(八)
发布时间: 2008-04-16 1:01:59 被阅览数: 50195 次 来源: 凡一平 小说
文字 〖 自动滚屏(右键暂停)

 
 
  在我们这里只有病人。
  韦元恩见医生态度坚决,他的目光再次落到王新云的身上。
  韦元恩翻遍了王新云所有的衣袋,不用说钱,连张纸都没有。他转向女医生,说,喂,你们不能见死不救呀!
  女医生不吭声。
  韦元恩说,我找你们领导!
  女医生说,这就是我们领导规定的,你找呀。
  韦元恩说,是吗?他盯着女医生,渐渐地把目光变得凶狠。女医生横眉冷对他的目光,说看我干吗?
  我是个劳改犯,知道不?
  女医生一愣。
  我刚从牢里出来,韦元恩说,我坐过两回牢,知道不?想知道我是怎么进去,出来,再进去的吗?
  女医生摇头。
  不想知道是吗?韦元恩说,那好,你现在马上给我用药。他手指躺在床上的王新云,这个人今天要是出个三长两短,我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,你信不?
  女医生脸全变了,慌忙说你冷静,好吗?我这就去跟领导汇报,请示,好吗?
  女医生边说边起立,但被韦元恩按住。不行,韦元恩说,你现在就给我救人。女医生顿了顿,说,救人不得先取药吗?
  韦元恩紧跟女医生,去到药房。女医生以自己名义,借来了药。韦元恩看着女医生,把药注射进王新云的肌体。然后,他守着女医生,直到王新云醒过来。
  王新云发现自己在医院里,又发现生父在自己身边,想了半天,才想明白应该是怎么回事。女医生重新给王新云探温。又过了十分钟,女医生看了温度计的温度,说烧已经退了,没事了。韦元恩猛地抓起女医生的手,说,谢谢!心有余悸的女医生说,我可以走了吗?我想……上趟厕所。韦元恩说当然可以,你走吧。
  王新云莫名其妙看着生父,想不明白为何女医生上趟厕所也要向他请示。
  韦元恩也莫名其妙看着王新云,说王记者,你怎么摔倒在火车站外边呢?
  王新云说酒喝多了,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  韦元恩说不能喝酒就不要逞能,喝多了酒,被外边的风一吹,不醉倒才怪。现在的天气又冷。我一摸你的额头,烫得跟烙铁差不多。
  王新云不吭声。
  两名保安走了进来,后面跟着女医生,还有个男人,这男人很像是个领导,因为他不穿白大褂。
  女医生指着韦元恩,大声说,就是他强迫我!
  两名保安上前,挟持韦元恩,往外推。
  王新云叫了一声,等等!他看了看示意保安停的男人,确定地说,周副院长!
  被叫做周副院长的男人看着王新云,不认识眼前的病人是谁。
  王新云说,我是电视台的王新云呀,不记得啦?护士节的时候,就是今年五月份,电视台庆祝护士节晚会,我跟您联系过,晚会您也参加了。
  周副院长哦地一声,点点头,想起来了。
  王新云说,我昏迷在外边,是这个人发现了我,把我送来。他有什么不对吗?
  周副院长说,他本来做对了,但是到了医院后,他采取威胁恐吓的方法强迫医生给你治疗,这就不对了。不是不对,是违法,犯罪。他看了看韦元恩。何况,他还自称是个有前科的人。我们打算把他交给公安局处理。
  王新云说,周副院长,你看这个事情能不能通融一下?他看看生父。这个人是个农民,觉悟不高,就请您饶了他,行吗?我代表他向您道歉。王新云说着下了床来,向周副院长鞠躬,说,对不起!周副院长说不必了,要道歉也不是向我道歉,他指指女医生,是向她道歉。
  王新云转向女医生,鞠躬道歉。
  周副院长对女医生说,江大夫,这位电视台的记者同志已经向你道歉了,本来也不是他的错,是他的错。他看看韦元恩,看看王新云。但是他已经代表他向你道歉了。我们医院和电视台又是友好单位,我看这个事情就不追究了,好吗?
  女医生嘟囔说,领导说什么就是什么。
  女医生明显不高兴地转身走了。保安放开韦元恩,也走了。
  周副院长说,没事了,你好好养病吧,有事可以直接找我。他接着给了王新云名片。
  王新云看见名片上的姓名叫刘志刚,职务还是副院长。他惊愣地看着一直被他称为周副院长的人,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,说我烧糊涂了,对不起,刘副院长。
  刘副院长笑笑说,你现在不是已经不糊涂了吗?
  刘副院长一走,王新云马上说我们走吧。
  韦元恩说,走?去哪儿?
  王新云说,出院呀!
  你的烧刚退,还没全好呢,不能出院!
  王新云说你以为我真的还是电视台的人呀?再不走我们一个也走不了。
  韦元恩说账还没结呢。
  王新云摸摸自己的口袋,发现钱不见了。他问韦元恩,你有钱吗?借我。韦元恩说我有一百块,不够。王新云说,怎么不够?韦元恩说就是不够,刚来的时候医生叫押一千块呢,就是因为不够,你的身上又没有钱,我才逼迫医生给你治病的。
  王新云又摸摸自己的口袋,发现手机也没了。他跟生父要手机,想打电话叫什么人送钱来,突然又不打了。他把手机还给生父,说把钱给我。
  韦元恩把钱给王新云。
  你先出去,往左走,离医院远一点的地方等我。
  王新云在生父走后,上了趟厕所,这一去就没有回来。生父给他的一百块钱,在他上厕所前,已经押在了女医生诊桌上的处方簿下。
  
  王新云将生父带回自己的公寓。他身上的东西已被洗劫一空。还好,公寓的房门锁是不需要钥匙的,只需要输入密码就打开了。生父也两手空空,为了救他遗忘在广场上的包裹,在他们出院后去看时也没有了。王新云问包裹里是什么东西。生父说扑克。王新云说,还有吗?生父说有的都在我身上了。王新云看着邋遢、蓬头垢面的生父,便叫他跟自己走。
  韦元恩跟着王新云进了公寓。王新云脱鞋,他跟着脱鞋。这一脱不要紧,那鞋子就像被揭开盖子的粪坑,臭味扑鼻。韦元恩赶紧把脚塞进鞋子里,站在门口不动。王新云说,进来呀!韦元恩还是不动。王新云说你穿鞋子进来吧,没关系。家里没别人。韦元恩穿着鞋子走到客厅中央,王新云叫他坐下,他硬是不坐。王新云不管他,径直进了卧室,找了几件衣服出来,拿到浴室去放好,然后打开淋浴的喷头,调好水的温度。他站在浴室的门口,把生父叫过来,再把生父请进浴室。他一一指点着摆放在台面上的物件,说这是洗发液,洗头的,这是沐浴液,洗身上的,这是剃须刀,这是换的衣服。然后他拉出台面下的一只篓子,说换下的衣服、鞋子、袜子,全扔在这儿,不要了。把所有的细节都交代清楚后,王新云离开浴室,顺带把门掩上。
  韦元恩站在浴室里,看着白花花喷洒的热水,至少有五分钟不知所措。他不是不会洗澡,更不是不想洗澡。而是这个澡来得太突然了,太意外了,突然和意外得像天上掉下馅饼,让他不敢相信。这个王记者为什么请我这么邋遢的人在自己家里洗澡?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就因为我送他去医院,救了他的命?那哪是救命呀,因为头疼发烧根本要不了人的命。不过,头疼发烧不去治,也是要害的事情。我家老大就是因为头疼发烧不去治,才会变傻的。这么说来,我对王记者也算是有恩的,他这是在报答我。也不对,要说有恩,王记者是有恩于我在先,他去到我家,给我留了四千五百块钱。可是我把钱都花光了,拿去加印了扑克了,搞得王记者生病的时候,我给他取药打针的钱都出不起。是我对不起他。不过,我送他去医院也算对得起他了,算是报答了。我们俩的情扯平了。他现在请我洗澡,还拿他的衣服给我换,是加恩给我,那么,我们俩的情又扯不平了,以后我拿什么报答他?这个澡要不要洗?衣服要不要换?这是让韦元恩不知所措的问题。但是韦元恩又太想洗这个澡了,比男人想和女人做那种事都想。他已经七年不和女人有那种事了,就是越狱以后和老婆有过一次到现在。去年出狱回家,本以为又可以和老婆有那种事的,谁想到老婆已经变疯了,谁忍心和疯婆子有那种事呢?但是澡还是要洗的,有机会是要洗的,有条件是要洗的,这总比和女人有那种事来得容易一些吧。但是这么容易的事情,对他来说一年也没有几次。因为他总是在外边跑,没有停下来的时候。有停下来的时候,也不想洗澡了,懒得洗澡了,因为累得只想睡觉了。现在,这个澡也不是我要洗,是王记者要我洗,我不洗行吗?我能不洗吗?那就洗吧,洗了再说。

 

点击下面的按钮,分享本页信息:


上两条同类信息:
  • 扑克(七)
  • 扑克(六)

  •  媒体报道
     视频播报 
     网友评论
     公益活动

    版权所有 © 2006-2014 沈浩寻人网站

    服务热线:13955003997 通信地址:安徽省滁州市丰乐路农科巷5号 邮政编码:239000

    客服QQ:87002220

    本站法律顾问:安徽奇胜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胡野

    皖ICP备05001381号

    建站时间:2006年10月10日  本次版面更新:2014年06月01日